太白我媳妇儿!

李太白

『灵感:明月天涯嗯』
长安城内还是一如既往的繁华。街上熙熙攘攘的挤满了人。
“那青莲剑仙呐,可不是凡人!”河岸边,拥嚷了不少人,桥上也堵的水泄不通,过路的人也不经逐步,被那桥边说书的勾去了好奇心。
那说书的似是耳顺之年,捋了捋颔下已白的胡须,睁着圆溜溜的眼睛,迸发出璀璨的光芒,清了清嗓子,悠悠的开口:“话说那青莲剑仙,在咱这可是鼎鼎大名啊....他....”
距河岸不远处,一看似正在赶路的青年闻声停下脚步。那是一位身着白衣的青年,衣袂翩翩,栗色的短发看起来干脆利落,为他增添了一丝活力。带他转过身来,只见那是一张五官分明的脸,精致的面庞让人觉着俊美异常。嘴角叼着一根青草,看上去似放荡不羁的游子。细长桃花眼中不经意透露出的精光却让人不容小觑。
“呵—”鼻翼不经意透露出的轻笑和嘴角那抹令人荡漾的笑更使他风流倜傥。
那青年踱步朝河岸走去,靠在离人群不远处的一棵树旁,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被乌压压的人群包围住的说书人。那说书人正说到兴头,眉飞色舞。
“这李太白呐,可谓是长安一传奇!.......他也可谓是个疯子啊!”
“哈。”听着说书人的话,李白不经嗤笑出声,碧色的眸子蕴藏的是挥不去的高傲与孤寂,青莲剑仙的高傲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,就犹如莲花般出淤泥而不染。
晃了晃腰间别着,已经空了的酒壶。忽的想起今日原是去酒庄打酒的,拂了拂衣袖,起身准备前往有他最喜欢的桃花酿的酒庄。
没走几步,忽的听到身后一声沧老的叹息“纵使是传奇般的人物,闯荡天下,却也只是孤身一人啊....唯有烈酒陪伴....”
听到这句话的李白平淡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,转过身,对着说书人的方向一字一句道:“这般,足矣。”

为此间纵横偏爱天下
恩仇趁年华轻剑快马

青莲剑仙-李白

喝得醉烂的青莲剑仙此时正靠着布满青苔的石板吐着浑浊的酒气,悠悠的念着诗句“...今朝有酒今朝醉”,平日里爱不释手的青莲剑也被抛开在一旁。

夜里凉风习习,可他丝毫不畏冷,只顾将石桌上的酒坛一坛一坛的喝个精光。微凉的液体顺着下颚缓缓流下,烈酒下喉的灼烧感令他喉头一紧。

平日里的张扬,洒脱,如今却未在他精致的面庞上留下一点痕迹,留下的只有泛红的眼眶与苦涩的笑,祖母绿的眸中烙下的是深深的落寞。

『小学生文笔orz』
『这里搁白请多多指教("▔□▔)』

家教bl√270all『纲吉攻哦~』

“嗯~”巴勒莫时间5:50,一件装横华丽的欧式房间内,在宽大的床上,一个毛茸茸的暖棕色的脑袋从被窝中探出。
那人缓缓起身,暖棕色的长发松散的披在身后,那人伸了伸懒腰,露出大空般的微笑。
大约过了三分钟,那人终于下地了,洁白的的双脚踏在橙色的地摊上,抬起脚尖,轻踏着步伐走向被厚重的窗帘所遮掩的落地玻璃窗前。拉开窗帘,一缕阳光照在那人的身上,是人感到微微暖意。
此人正是彭格列十代目——沢田纲吉。
悠闲的给自己泡了杯现磨咖啡,站在落地玻璃窗前欣赏着西西里清晨的美景。
消磨了会时间,这位年轻的黑手党教父开始忙碌起来。
“笃笃 ”
“进来。”
来人有着银灰色短发,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烟草味。身上穿着整齐的西装,却不显得古板。
“十代目..我来为您更衣..”来人见纲吉只穿一件宽大的白色衬衫,领口的扣子并没有扣,露出较好的锁骨,不由得叹了口气。
“嗯..麻烦隼人了”十代目乖乖的坐在床上,双手撑在身后软软的床垫上,翘着二郎腿,悠闲的看着眼前认真熨烫西服外套的人。
“十代目,衣服为您准备..您这是在诱惑我么.”狱寺抬头便望见十代目翘着两条雪白的腿,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。
“嗯哼~”戏谑的挑挑眉,俯身,双手勾着狱寺的脖颈,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对方脸上,狱寺祖母绿的眸子映着粽发少年的笑脸,不由得让他失了神。
纲吉见他这样笑容的越发灿烂了,低头吻上那有着淡淡烟草味的唇,狱寺有了一瞬间的错愕,纲吉则十分轻易的撬开狱寺的贝齿,准确的找出隐藏的小舌,与他缠绵,共舞。
空气在一瞬间稀薄了起来,房间的热度也仿佛上升了好几层。
“唔..”纲吉放开了被吻得红肿的唇,好心情的在离开前舔了一下,狱寺涨红了脸。
“呵呵,隼人的表现还是这么可爱呢~”而且还这么诱人,已经变成黑兔子的某人此时心情好的没的说。
“十..十代目,我还是为您更衣吧”
“嗯”
#未完#脑洞不够系列咳咳#